nishima

​对着弟弟但并不算实质性的同性友人因为今天是愚人节玩笑性质地告白结果对方当真了怎么办 基本捏造的2频道体【】参考了短剧愚人节的剧情 1:T 2:无名氏 ? 3:无名氏 定语好长wwwwww 4:无名氏 只有这个题目吗www光这样看根本干了相当过分的事诶wwwwwwwwww 5:无名氏 耍我吗wwwwww 6:T 抱歉,因为太震惊对方的回答躲到便利店里,刚刚买完季节限定的草莓奶昔终于冷静下来了…! (下)先讲一下我跟友人K(两边都是男性)的情况 我:20代,比K大两岁,跟其他几个人一起住在一个宿舍里,现在因为临时放假宿舍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事件发生三分钟前:为了缓解最近长时间练习的压力打游戏中 K:脸超可爱很弟系,也是几个人里唯一比我小的弟弟,各种方面都很器用超靠谱,平时会管我吃蔬菜之类的有点老妈子 打完一盘去喝水的时候顺便看了手机时间,发现是四月一号就想着跟K开个玩笑 对方超认真地回复了 7:无名氏 K看起来好可怜wwwwwwww 8:无名氏 只要草莓奶昔就能冷静下来的20代跟劳苦役年下wwwww 9:无名氏 发言里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吐槽好wwwwwwww对方很认真答复了的话好好解释比较好吧干嘛要逃wwww 10:无名氏 ホモらしいwwwwwwww 11:无名氏 10 哪里看出来的wwwwwww现在看起来只是很普通的乌龙wwww 12:无名氏 住在一个宿舍还要练习,是篮球队之类的现役队员吗? 13:T 9 因为K虽然比我矮一厘米但肌肉超强 经常超轻松把我笔直抱起来到双脚腾空20cm这样的程度 12 差不多可以这样理解 因为各种原因经常待在一起所以并没有什么年龄差距感,感觉适当地开了玩笑 现在怎么办 14:无名氏 20厘米wwwwwwwwwwwwww太好笑了对不起wwwwwwwwwwwwwwwww 15:无名氏 为什么成年男性平时要经常把对方抱起来wwwww 16:无名氏 这么重要的情报麻烦早点讲wwwwwwwww 17:无名氏 先把这种超homo情报放一边人家还在便利店里苦恼吧wwwwwww 18:无名氏 对啊wwwwwwww现在先想办法让T做好解释回去吧wwwwwww 19:无名氏 讲讲对方怎么认真回答的来看看wwww万一只是会错意K纯粹在用玩笑反击也说不定wwwwwww 20:T 19 我也不是很清楚,尽量简单描述一下当时的状况 我 「那个、之前一直不敢说出口………其实我对你抱有亲友以上的感情」 K(突然对我来了一发沙发ドン的状态下) 「…………事到如今终于注意到我的心意了吗。算了,也不是太晚,今天晚上哥哥来我房间吧」 ……………???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的事到如今???? 21:无名氏 超wwwwwwww真wwwwwwww剑wwwwwwwwwwww 22:无名氏 你完了wwwwwwwwwwwww 23:无名氏 总之先小心屁股wwwwwwwwww 24:无名氏 话说在意的点错了吧wwwww 25:无名氏 10 预言能力确认wwwwww 26:无名氏 最后一句很不得了哦wwwwwwwwwwww 27:无名氏 只是怕告白失败才拿愚人节当借口的吧wwwwwwwww明明看起来已经两情相悦了这不是很好吗wwwwwwww 28:无名氏 趁现在就有便利店买好必需品去K的房间吧wwwwwwwww 29:无名氏 讲得太直接被吓跑了吗wwwwww 30:T 啊抱歉,刚刚K那边来了电话 因为想着一直躲在这边也不是办法就接了 开口超重的鼻音吓了我一跳 「哥………」 嗯、虽然让比我小的弟弟先开口不是很好不过现在给个台阶下我会感激一辈子的 「虽然很不舍得但把夫妇善哉留到以后吃也可以啦……」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这种进度了吗???? 但我毕竟是哥哥,总之先安慰了几句让他不要难过 回去之前买了速溶红豆汤跟糯米丸子,这个勉强可以代替吧? 31:无名氏 …………… 32:无名氏 刚刚为止还在替你们认真分析的我真是白痴wwwwww 33:无名氏 你们两个彼此彼此吧wwwwwwwwww 34:无名氏 新的homo couple诞生wwwww 35:无名氏 纯粹的笨蛋情侣吧wwwwwwwww别浪费我们时间啊wwwwwwwwwwww 36:无名氏 你们两都很强wwwwwwwwwww 37:无名氏 比起这些买点真正的红豆做好煮红豆饭的准备吧wwwwwwww 38:无名氏 这个串到底有什么意义wwwwwww 2016-11-07 热度(18) 评论(2)
向阳处的他(1) 大三开学两周以来第一次走进自然现象研究会,田柾国向后退开两步看向右上角再确认了一遍——是本社的活动教室没错。 从门口看过去十点钟方向的角落里,狂热cosplay爱好者般穿着全set西装短裤的男孩正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靠窗的课桌上,身边围着一圈仰着头争相与他交谈的女生。这个场景离他预期里神神叨叨的灵异向讨论会相差得有点……太远了。 不过这种事情的原因倒不用明知顾问,只要看到正因为对方的话捧场大笑的男生就足够一目了然。即使蓬松的棕色卷发遮住了部分眼睛,但毋庸置疑的是一张足以媲美平面模特立体且美形的脸——如果此时没有在为了逗笑对方摆出奇怪鬼脸的话。 穿着醒目的男孩似乎终于察觉到了门边传来的焦灼视线,眉眼间换上了张扬却并不会令人不快的笑意,无声地向田柾国用嘴型问候道: “好久不见。” ……………田柾国,过完生日即将迈入21岁,周围同学评价看起来各方面都完美无缺到令人火大的健全大学三年级男生,跟他打初中起的青梅竹马aka最佳损友在熟悉的社团活动室里时隔两年感动重遇了。 如果不是金泰亨毕业后第二天毫无音讯人间蒸发到如今的今天,抑或是对方周围没有正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正缠着对方、不间断抛出细节详细到从业二十年的资深警部听到了也要甘拜下风的问题的话,田柾国大概会跟天底下所有失而复得旧时挚友的普通人一样,满眼热泪地哽咽着来个西班牙人般热情的脸贴脸拥抱。 但等对方安抚不满的女孩子们足足二十分钟过去还没有结束,田柾国已经保持着靠在门框上的姿势到脚上发麻,开始百无聊赖到指望随手下的音游来打发时间,他看似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屏幕,指尖却罕见地在可怜的显示屏上按出好几个miss,丝毫没察觉到自己摆出了一张可怜巴巴的脸。金泰亨好不容易从女孩子里脱身出来看到的便是他这副表情,忍不住笑着走到他身旁,像过去一样抚摸毛绒玩具一般顺了顺他的后脑勺。 “这么久不见,好歹请我一杯吧,这位学弟。” 直到坐在f1层的餐厅里,田柾国还觉得不可思议,尽管距离上一次见到金泰亨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开口之后却仿佛那段空白从未存在过,他移开一直盯着杯中咖啡的视线,提出了刚才就困扰着他的问题。 “可以是可以啊,但哥怎么知道我搬回了内田町的那幢公寓?” 几分钟前田柾国刚买完咖啡落座,金泰亨就一脸堆笑地凑了过来捏着嗓子开口道。 “kookie啊~” 对方有事相求时惯用的撒娇语调。 “现在我暂时没地方住啦,能不能在你的公寓借一下?” “?在意的是这个地方吗……刚刚你打开钱包时,车钥匙跟停车场用月卡掉了出来吧,那上面的花纹是现在三月正盛开的小苍兰。会在每月一换的纸质卡片上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的习惯,在如今也只有内田町那片沢井太太出租的旧公寓会这样做了,如果她还在亲自管理公寓的话。虽然我离开了两年,这点事情还是记得住的。话说回来你这家伙还真是念旧啊,居然跑回我们高中时合租的地方去住,内田町离庆治可不算近哦。” 金泰亨说完故意做出了十分惊讶的样子,而对方还没从他语速极快的发言里反应过来,只是双手捧着咖啡保持张开嘴的样子。金泰亨忍不住扯起嘴角,实在太让人怀念了,这家伙不管什么表情都像女性看到会尖呼可爱的垂耳兔一样。 “……这么牵强的推理怎么可能啦!你搬回永川町那片公寓的消息是我从那些女孩嘴里打听出来的,现在的女孩子可真是维基百科啊,池面限定的。” 田柾国才反应过来又被他耍了,但对方虽然看起来毫不在意却一回来就打听他的事情,以及还记得他们高中合租时的过往细节这样的事实,不可否认地让他打心底高兴了起来。 “不过,你现在没有同居的女朋友吧,要是有的话绝对不会让你把领带打成这样出门。” 田柾国听到这里脸腾地红了起来,从高中要系领带开始他就没有自己成功打出个漂亮的结过,金泰亨的·确·一点没忘记他的事情,但这种丢脸的地方还是绕了他吧。 “抱歉抱歉, 太久不见兴奋过头了。不开你玩笑啦纯情大三生,最近那件事你也听说了吧,我为了合理调查拜托了兒岛教授给我开了个新任助教的名头才进来的,结果女生们超——热情拜托我去当你们社的顾问老师,太有人气真让人头疼啊。” 田柾国慢条斯理喝了口可以没加糖的咖啡。 “怎么看都只是看你脸长得帅才拜托的吧,话说哥什么时候认识了社会学系的老师?” “唔哇——田柾国你是什么三无主义信奉者的冷漠中年男人吗?!讲得可真过分啊,我今天这套打扮明明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欸。” 不,她们可能只是把你当成换装游戏里的人偶模型觉得新奇漂亮罢了,20多岁的男人穿成这样可不多见。田柾国把刚刚的内心os连着被无视问题的不满跟着学校食堂特供、用速溶咖啡粉冲泡出来的苦涩液体一起咽了下去,他可不想再重演那件自己打算一辈子闭口不谈的尴尬事件。 不过金泰亨话中所提到的事件的确是近期学生中大热门的话题,作为背景介绍的话,庆治大学本部、包括田柾国所在的生命科学科在内,坐落于东沢市中间地带处算是闹中取静的地方。如果从正门出去只需要走过一个天桥便可以搭乘TR线,与本市最繁华的商业区也仅仅相距两站的距离,因此电车上也经常能见到三两结伴的大学生。三月开始第一周的周四,三月八日的早晨,在与平日没有任何不同的满员电车里发生了中年上班族猝死的事件,直到以为自己被性骚扰的女高中生把他推开才发现当事人已经死亡,校园bbs的讨论串上流传的版本是警方在他手中所持有的、进站口无料发放的报纸上检测到了氰化钾。尽管并没有确实证据,但直到今天车站的无料发放栏也还是鲜少有人光顾的状态。 “……虽然我不是化学专业,但传闻里被使用的那种东西,只是皮肤接触的话并不会致死吧?” “啊啊……是这样没错。” 金泰亨认同般点着头,随后打开了桌面上店内提供的杂志,舔了舔手指翻开下一页。 “如果他也有这样的习惯呢?” “但哥不觉得要是为了特定对象的话,这样也太没效率了,对方那天偶然改了习惯——这个几率也不是没有,更何况大学站附近的人流量那么大,想让受害者拿到那份报纸这种事几乎是中乐透的几率。” ”……“金泰亨苦恼地叹了口气靠向椅背,“那要变成我最不想遇到的恶劣社会事件了。” 来自F教学楼底楼便利店当日值班店员三泽晃之的电话记录: 嗯,嗯是的,上周我也是周四的日间班,您提到的两位我都记得,毕竟脸都长得很帅嘛,当时店里的女孩子都当成艺能人在偷拍呢—啊不好意思扯远了,不过记得很清楚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人中那个金发小哥问了我一些问题,因为并不涉及顾客隐私我就告诉他了,等等、这件事还是请替我向店长保密啦。那位小哥叫我看了几张照片,问我其中是否有人在最近一个月里借过店里的电话。现在这种年代很少会有人来便利店借电话嘛,印象还蛮深的。 什么啊,您原来也来问过?啊对,没错,是个娃娃脸的金发男生,因为他买了烟所以看到了他驾照上的名字……呃……我记得大概是栗田隆d——喂?喂?先生?您还在吗?? 进展缓慢没有逻辑的蹩脚社会派模仿练习(…)反正同人是为了看谈恋爱【对专业知识一窍不通全是copypaste,标题neta的映画,参考了那本有名的x的悲剧,虽然现在提到的全是背景介绍跟废话根本看不出,不出意外下一章大概也是继续背景过往介绍()之前hyq里anti得很激烈但我也是个发表自我中心感想要写800字比正文更长的自演派(……… 2016-10-31 热度(8)
© nishima | Powered by LOFTER